經理人廣告

發改委定調:以后租房也能落戶

2019年06月19日 12:04

每經記者 張懷水 每經編輯 陳 旭 趙云

上周剛剛參加完集體相親活動的青年小吳向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感慨:“能力、顏值現在都成了浮云,只要有了戶口,似乎就已經站在了相親‘鄙視鏈’的頂端。”

小吳的感慨也許不一定具有那么普遍的代表性,但不可否認的是,對許多在大城市奮斗的年輕人來說,戶口對自己和家庭生活的方方面面,都會產生直接的影響。可喜的是,近年來,除了北京等極少數特大型城市以外,國家連續頒布的多項政策,正推動未來落戶城市的“門檻”進一步降低。

6月17日,國家發改委新聞發言人孟瑋在6月份定時定主題新聞發布會上表示,為加快實施以促進人的城鎮化為核心、提高質量為導向的新型城鎮化戰略,將著力抓好重點人群落戶,提高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質量,進一步深化戶籍制度改革。“允許租賃房屋的常住人口在城市公共戶口落戶,確保有意愿、有能力、有條件的農業轉移人口在城市應落盡落、便捷落戶。”

重點人群落戶門檻再降低

在17日舉行的發布會上,孟瑋表示,當前我國正處于城鎮化快速發展的中后期,從國際比較看,2017年,上中等收入國家平均城鎮化率為65.45%,高收入國家平均城鎮化率為81.53%,同期我國城鎮化率為58.52%,比世界平均水平高3.7個百分點,但與處于相同發展階段的上中等收入國家平均水平相比,低了近7個百分點,與高收入國家差距更大,還有很大發展潛力。

圍繞新型城鎮化邁向高質量發展,孟瑋介紹,首先將著力抓好重點人群落戶,打通在城鎮穩定就業居住5年以上和舉家遷徙的農業轉移人口等重點群體的落戶通道,積極推進建檔立卡農村貧困人口落戶,允許租賃房屋的常住人口在城市公共戶口落戶,確保有意愿、有能力、有條件的農業轉移人口在城市應落盡落、便捷落戶。

中國社科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社會保障研究室主任陳秋霖接受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采訪時表示,允許租賃房屋的常住人口在城市公共戶口落戶,這意味著落戶門檻進一步降低和完善。“除了過去的集體戶口以外,公共戶口有望成為接納新落戶群體的又一創新形式。”

陳秋霖認為,降低城市落戶門檻,一方面有助于把農村富余的勞動力留在城市,創造更高的經濟效益;另一方面,從整個人口結構的變化來看,有些城市勞動力、人才是不足的,老齡化迅速發展導致年輕勞動力、人才的缺乏,所以,放寬落戶條件是符合我國經濟發展規律的。

今年4月,國家發改委發布《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》(以下簡稱《重點任務》),指出要繼續加大戶籍制度改革力度,城區常住人口100萬~300萬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戶限制;城區常住人口300萬~500萬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開放寬落戶條件,并全面取消重點群體落戶限制;超大特大城市要調整完善積分落戶政策,大幅增加落戶規模、精簡積分項目,確保社保繳納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數占主要比例。

戶籍制度改革和落戶門檻降低,讓哪一類人群更容易享受到政策帶來的紅利呢?

對此,國務院參事室特約研究員姚景源表示,受益最大的群體應該是目前在城市務工的人員。“政策提出城區常住人口300萬~500萬的大城市放開放寬落戶條件,對這類群體而言意義十分重大,而且隨著政策落實和推進,未來可能農民工這個概念都有可能會成為歷史。”

陳秋霖對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表示,從目前來看,政策帶來的紅利對大學生和城市務工人員的匹配度更加高一些。“中大型城市對這類群體的需求度更高。而高端人才,更有可能會流向特大城市。”

99%城市有望放寬落戶

記者通過梳理發現,為配合我國的戶籍制度改革,近年來,國家在落戶政策上頻繁加碼。

2014年3月,國務院印發《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(2014~2020年)》,同年還發布了《國家新型城鎮化綜合試點方案》,將江蘇、安徽兩省和寧波等62個城市(鎮)列為第一批國家新型城鎮化綜合試點地區。

在《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(2014~2020年)》中,提出“以合法穩定就業和合法穩定住所(含租賃)等為前置條件,全面放開建制鎮和小城市落戶限制,有序放開城區人口50萬~100萬的城市落戶限制,合理放開城區人口100萬~300萬的大城市落戶限制。

2018年,國家發改委印發《推進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的通知》,提出“中小城市和建制鎮要全面放開落戶限制。大城市對參加城鎮社保年限的要求不得超過5年。其中Ⅱ型大城市不得實行積分落戶;Ⅰ型大城市中實行積分落戶的要大幅提高社保和居住年限的權重,鼓勵取消年度落戶數量限制。

2019年2月21日,國家發改委網站正式公布了《關于培育發展現代化都市圈的指導意見》。在這份文件中,出現了“放開放寬除個別超大城市(即城區人口超過1000萬的城市)外的城市落戶限制”的字樣。

目前,我國僅有北上廣深四個一線城市城區人口超過1000萬。因此,這一部分內容的提出,被全社會普遍認為是我國戶籍制度將出現根本改革的標志,意味著國內99%以上的城市將放開放寬落戶限制。

而今年4月發布的《重點任務》也指出,超大特大城市要調整完善積分落戶政策,大幅增加落戶規模、精簡積分項目,確保社保繳納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數占主要比例。

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表示,此次國家發改委明確提到要進一步深化戶籍制度改革,尤其是提到就業滿5年等情況的落戶政策,具有較好的導向和意義。“我們認為,政策最核心的要點在于,未來只要不辭職,就有機會在大城市落戶,這將是一個導向。”

陳秋霖告訴記者,我國的落戶政策是分級對應的,也就是說,北京、上海這類特大城市當前不太可能會直接納入政策放寬的范圍,但政策導向對特大城市還是具有一定參照意義的。

多地落戶實現“零門檻”

國家統計局發布的《2018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》顯示,截至2018年年末,我國大陸總人口13.95億人,比上年末增加530萬人。其中城鎮常住人口8.31億人,占總人口的比重(常住人口城鎮化率)為59.58%,比上年末提高1.06個百分點。戶籍人口城鎮化率為43.37%,比上年末提高1.02個百分點。

盡管我國城鎮化率與部分發達國家相比還存在差距,但從政策執行力度來看,全國多地在外來人口落戶方面已經基本實現了“零門檻”。

以杭州為例,從今年4月起,只要全日制大學專科及以上人才在杭工作并繳納社保的,就可直接落戶。

再比如河北省石家莊市,從今年3月起,徹底放開落戶門檻,全國公民僅憑身份證、戶口簿就可向落戶派出所申請戶口遷入市區、縣(市)城區和建制鎮,而且配偶、子女、雙方父母戶口可一并隨遷,真正實現“零門檻”。

而廣州市從今年1月份以后,也全面放寬引進人才入戶的年齡限制,學士、碩士和博士分別從35、40、45周歲調整到40、45、50周歲。

中國戶籍制度研究領域專家王太元表示,戶籍制度改革的難點在于地方的態度。地方政府考慮到農民工市民化后,公共服務也要均等化,但公共服務的提供是需要地方財政拿出資金支持的,所以一些地方可能缺乏讓流動人口成為城市市民的動力。但人來了,能為這個城市創造收益,地方財政的收入其實也有很大一塊是這些(外來的)人員創造的,不給他們戶口是沒有道理的。

  本文來源: 每日經濟新聞網 責任編輯:sinomanager-li
原創文章版權歸經理人網所有,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。本平臺對轉載、分享的內容、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僅供讀者參考,本平臺將不承擔任何責任。如文章涉及版權問題,請您與我們聯系(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),我們將在第一時間處理,謝謝!
? 天际心水论坛网